《百家争鸣》入海 打破综艺?

《百家争鸣》入海 打破综艺?

作者|吉果安

关文、陆伟、吴群达、陈刚、胡明、王志毅、周军……很难想象一个综艺节目会聚集这么多顶级综艺内容人。

003010做到了。

它最初吸引了更多的综艺老板。这个综艺节目在今年年初公布的时候就引起了业界的关注。汇聚了国内20多个顶级综艺制作团队。几个月后,它完成了对200多个创意主题的抽样,并在Tik Tok用户中完成了样本测试。最终从20多个节目中选出6个节目,与网络一起组成了Tik Tok首届综艺节目季。

2集,1集,一共6集,连续12集。《百川综艺季》终于要在8月12日正式向公众推出了。在今天下午的观影会上,7位主创艺术家带着6个不同风格类型的原创高能片段,首次接受媒体的“检阅”。

《百家争鸣》入海 打破综艺?

“我今天坐在台下的时候其实很不安,但是听到观众的笑声我就放心了。希望能给大家带来快乐。”在活动现场,导演关如是说。

积极的情绪和激励是六个不同综艺节目的创作者希望带给观众的。陆伟导演希望能帮你减压疗伤此刻,吴群达导演希望通过老歌的力量抚慰观众的心,陈刚导演希望能给你看这一代大学生的热血,告诉你“他们还没有破碎”.

每个导演都享受创作过程。他们自由度大,不受平台干扰,投资限制少,可以尽可能回归创作本身,然后把内容评价权交给观众。

“可以说中国互联网上第一次把综艺节目的投资决定权交给了广普观众。”导演周军感慨。

这也是《百川综艺季》最大的不同。在综艺负责人、该节目总制片人宋看来,这档综艺更像是一场刺激行业内容输出、跳出现有制作模式的强势实验。

他没有称自己为发起者,而是用“摆渡人”这个词来形容他。“我就是那个划着船,把大家的想法输送到彼岸的人。我们鼓励每个人在单一宽松的预算和最大限度的自由下制作好的内容。”

顾名思义,对于当下的综艺市场,《百川综艺季》试图为综艺大海带来新的“活水”,通过创造许多可能的“变量”,试图为综艺行业探索新的破局思路。

Dmg27W5kQine0DYu2A=" img_width="1080" img_height="209" image_type="1" mime_type="image/png" web_uri="tos-cn-i-qvj2lq49k0/726c9ebf8a814feea573c11ce89ad83a">

缺爆款、少流量,综艺市场困局求解

在观看子节目尝鲜版正片之前,一集聚焦中国综艺发展史的短片让在场的综艺内容人和观众们感触颇深。从初代的《正大综艺》到2005年的《超级女声》,短片一点点呈现着中国综艺的发展和辉煌时代。

《百家争鸣》入海 打破综艺?

也不可避免的提及了近两年市场的冷清。缺失大爆综艺、整体流量下滑,显然,当前综艺市场正面临着艰难时刻。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事实上,回溯近三年的综艺行业,除了2020年横空出世掀起大范围探讨与关注的《乘风破浪的姐姐》,行业中已经许久未出现过真正的“全民爆款”综艺了。

这背后,一方面是观众对综艺心态的变化。信息大爆炸时代,新一代互联网受众的兴趣分层效应愈发明显,正如音乐圈很难出现新的“周杰伦”一样,综艺爱好者的口味也愈发多元,更关注细分题材的定制化内容。

“拿音综举例,乐队、嘻哈、电音、民谣……音乐爱好者口味现在非常细分。这让国民化音综变得越来越难做。因为模式创新已经陷入瓶颈,所以不可能像当年《好声音》一样横空出世了。圈层音乐文化也愈发普及,所以《有嘻哈》这样的潮流爆款,放在现在可能也很难再引发大众的普遍共鸣,反而很可能会成为圈层的高口碑作品。”某综艺导演小魂说。

《百家争鸣》入海 打破综艺?

成熟综艺模式的消耗、圈层壁垒的加强、用户愈发挑剔的口味都让“爆款”的诞生难度直线上升:过往只需要具备特定的创新元素,但当下需要具备“极致”性。

“极致的情绪或者极致的情感。而且需要是最广普的。”某平台综艺制片大陆如此形容。

在他看来,所谓极致情绪,指的是通过内容表达或是赛制设计给大家带来强刺激性或强话题性。而极致情感,指的是强情感依附性和深度的共鸣表达。可这两大切口,也在近年来愈发难以操作。

一方面是观众对N代内容的新鲜感下降,让同一类型作品的情绪刺激阈值不断升高。另一方面,特定类型赛道遭遇限制,也让用户强参与、强互动的综艺变得愈发难以打造。

在这样的困局下,寻觅新赛道、开发新的原创综艺模式似乎是唯一解。

然而,本质国内综艺的盈利模式还是招商。近年来,品牌整体在娱乐营销上的预算有明显收缩,也更趋向于赞助头部团队在已验证可行的内容赛道,采用大流量班底 成熟模式的综艺玩法。这直接导致很多创新类内容招商难,失去了上线的机会。

典型便是,今年招商最好的依然是平台的头部综N代项目,但仍不可避免陷入口碑下滑、同质化的窠臼中,进一步消耗ip。

而新的创新内容综艺受困于“不确定性”,或是未能成形,或是缺乏足够的成本支持,也很难突破圈层壁垒,诞生新的爆款ip种子。

“是某种恶性循环,我们和制作公司都只能被迫加入越来越卷的赛道,这只会进一步加速用户审美疲劳,消耗现有综艺ip的存量价值。”大陆说。

像一片汪洋,若只过度消耗开发“老泉眼”而无新的活水涌入,迟早面临“缺水危机”。

当下综艺市场的流量困境,便正是“水源枯竭”的表征。

《百家争鸣》入海 打破综艺?

《百川综艺季》,一汪活水会带来什么?

正是此时,《百川综艺季》带着变化而来。

根据最新发布的内容来看,《百川综艺季》尝试为当下综艺海洋注入一汪新鲜的活水,在创制上体现出了种种“不走寻常路”。

1.六档综艺同台:反赛道、广普,为“爆款内容”扩容

瞄准中国语词文化的《百川文明诀》、沉浸式游戏综艺《百川可逗镇》、老年社交综艺《百川老朋友》、代际观察音综《百川乐时空》、高校pk音综《百川高校声》、创新喜剧综艺《百川狂想曲》…

六档不同类型的综艺正是所谓的“百川”,共同在8月12日开播的《百川综艺季》中亮相。

可以发现,这六档节目的内容呈现出了显著差异化。这其中既有文化类、青年音乐类,娱乐休闲类等大众较为熟悉的综艺创制方向,也有语言喜剧、高校生比拼、老年社交等创新性颇强的实验性开拓。

非典型赛道的综艺内容与已验证的成熟垂类共同集结在一档综艺中,恰恰是对过往行业认定的“优势赛道”的一次挑战,也有望呈现给行业所谓“类型化内容”的多元性,启发市场进一步思考:是否应该给“爆款赛道”设限?

“都说做分众,深耕垂类才能破圈。但受限于市场信任度,过去我们整体的制作思路还是偏向于所谓的大众化分众。平台和品牌心中对于青年用户群体喜爱什么有一套自我认知。潮流音乐、喜剧、推理这些都是他们会比较认可的首选。尽管这些赛道已经非常卷了,但是还是会优先考虑做这样的分众内容。所以即使我们关注到一些社会领域的思潮和文化现象,认为同样可能是大众感兴趣的,还是很难说服他们。”小魂说。

小娱便了解到,早在两年前,国潮概念再次兴起时,行业中便有知名工作室提出了传统文化相关的综艺创作思路,但却面临招商的“老大难”,核心便是品牌认为年轻人已经不喜欢了。可后来河南卫视的节日奇妙游系列惊艳四座。这也说明,传统文化向是有强爆款基因的。

《百家争鸣》入海 打破综艺?

此外,小魂所在团队去年发现了“地方台老年社交节目”在B站的年轻用户群中非常受欢迎,也曾想在这一领域进行开发。“同样没办法说服平台,他们觉得太老龄化,打不中年轻人。”

也正因此,《百川综艺季》恰恰有望带给市场不一样的认知。看似大胆的分众内容同样具备高开发潜力,能对应广普人群。只要内容做的足够好,就有强破圈可能。

毕竟,抖音丰富的流量池和算法逻辑,不仅可以完成对核心用户人群的打通和触达,也有望围绕内容实现二轮、三轮的人群扩容和发酵,《百川综艺季》联动卫视端的做法,也可以通过对台网用户群体的打通,进一步验证多元化垂类内容的流量价值和话题性。

“我会非常期待这档综艺中的各个样本能改变行业中对爆款内容的界定标准,通过观众的切实反馈,完成反向教育品牌和平台的作用。”小魂说。

2.全新播出模式:正确内卷的打开方式

此外,从播出方式和节目赛制上,《百川综艺季》也没有采用当前市场的传统综艺叙事逻辑。而是采用了6档子节目每档两期,连续播12周的形式,并搭配衍生小综,做多维度开发。

“有点像一场大型精英秀,汇聚了行业中最头部的综艺制作团队同台竞演。”综艺观察员阿甘说。

根据目前公开的信息,《百川综艺季》的创制团队阵容堪称“豪华”。操盘过《中国汉字听写大会》、《见字如面》等内容的关正文团队,打造过《这!就是街舞》系列的陆伟团队,制作《偶像练习生》、《青春有你》系列的鱼子酱陈刚团队……6大综艺团队各个“沙场宿将”,此番汇聚在这里,像是在完成一场对综艺舒适区的联合突围实验。

《百家争鸣》入海 打破综艺?

“大佬们跳出成熟的ip,玩自己想玩的。比如陆伟导演,谁能想到他居然会去尝试做游戏解压综艺呢?再比如关正文导演,我很好奇他怎么在传统文化综艺里加入科幻故事线。”阿甘说。

不可否认,当下的综艺观众是愈发聪明且挑剔的,成熟团队持久在安全区的探索会让受众更易产生疲惫感。反倒是跳出舒适区的全新尝试,即使有种种瑕疵,也会收获用户的“宽容”。

同时,从原本的单个主题十余期叙事缩短到6个子节目一共12期,对于头部综艺人来说也是一次挑战。

这意味着,每一个子节目需要在2期的空间内让观众感受到核心的看点、风格,创作团队需要跳出过往慢慢发酵内容的逻辑,甚至改变熟悉的叙事方式。通过提升综艺的信息密度和趣味点,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赢得观众的喜爱。

在一定程度上,这也有望给注定竞争激烈的综艺行业呈现一个正确内卷的打开方式:不依靠水时长反“倍速观看”、不一味掰头嘉宾咖位和投入成本搞军备竞赛,不瞄准同赛道竞品做了什么,而是专注自己所在的内容方向,重新把用户对好内容的信任度拾回来。

“我觉得,这种播出模式和赛制恰恰是《百川综艺季》的灵魂所在。我也很好奇,当综艺人们跳出了招商的限制、跳出了舒适区,跳出了原本的内卷逻辑,能不能回归初心,有效探索出优质的原创内容。”阿甘感慨。

3.民众选择背后:综艺的话语权下放

更重要的是,《百川综艺季》的播出全程也是将综艺话语权下放给用户的过程。六档子节目将在最终以真实的用户观看数据为标尺,角逐一档胜利者,有望实现完整版节目打造。

就像一场大型的比稿。而屏幕前的观众就是裁判。本质来看,是让综艺优质内容的评判权回归民众。

当前,市面内不少综艺面临自我表达和用户兴趣点的割裂。

“说白了就是制片人、导演、品牌理解的好内容和用户喜欢看的内容存在偏差。包括mc选择、话题取向等方面。简单来说,客户可能觉得这个综艺要请来顶流,平台可能希望里面有自家签约艺人。但顶流不一定有效果,签约艺人不一定合适这个综艺风格,最后一播傻眼了,大家不吃这套。”大陆表示。

同理,老内容的固定范式是否过气?头部创作者的强自我表达是否普世?新人创作团队的想法是否可行?都是应该交由观众回答的。可在目前综艺市场,却是提前经过了平台侧、广告侧的评判。本质还是少数人决定多数人兴趣的过程。

以今年的黑马综艺《欢迎来到蘑菇屋》为例,作为衍生综艺,它甚至根本没有招商回本,资金非常短缺。但观众十分喜欢,这就是典型的市场期待与用户期待的不匹配。

而《百川综艺季》的选拔逻辑,本质就是创作者在用户喜爱度筛选下的一次大考。这一过程中话语权的下放,对于创作者、用户和行业,都摁下了不一样的开关。

实时感受用户的喜爱,在试水的两期内探查到观众感兴趣的点,接受意见和反馈,对创作者来说像预备演习。能被认可自然是最好的,但即使是不能被认可,也能积攒宝贵的经验,促进ip的完善和开发思路的调整。

同时站在用户角度,这样的反馈即有效,喜爱决定综艺命运的赛制,本质也是一种养成。只不过养成的不再是具体的某个嘉宾,而是各个子节目。在这一过程中,用户也可以获得高互动参与感,收获自己真正喜爱的综艺。

《百家争鸣》入海 打破综艺?

至于行业角度,这样的强用户导向思维也是对平台和品牌决定内容逻辑的冲击,有助于整个综艺创制的变化。

“我很看好这档综艺成熟后的进化空间,”阿甘告诉小娱。在他看来,随着《百川综艺季》ip的养成,未来上pk台的可能是更多新团队。“很希望这档综艺能推动创新品类节目的诞生和综艺人才的孵化,为整个行业从源头带来活水。”

正如宋秉华所说,“在这个时间点上,总要有人做一些对综艺行业根本有影响的事情。”

当下,《百川综艺季》正在做的,是向一片综艺海洋中汇入新的河流。无论结果成功与否,至少这意味着新鲜的探索和勇敢的激活尝试,也指向了全新的方向和更广阔的综艺未来。

版权声明:admin 发表于 2022-09-19 21:38:42。
转载请注明:《百家争鸣》入海 打破综艺? | 美女如云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