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名:《隐入尘烟》总票房过亿 国产艺术片是否在崛起?

来源: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董铭]在影院上映两个月后,农村题材作品《隐入尘烟》总票房7日突破1亿元(人民币,下同),8日继续领跑国内票房。这个成绩也给整个中国电影市场带来了思考:国产艺术电影崛起了吗?艺术片和商业片的真正区别是什么?

导演“有追求”,观众“看不懂”

与大众化的商业电影相比,艺术电影属于“小众爱好”,内在地存在着“创作者的艺术追求”与“市场的娱乐需求”的矛盾。毕竟,作为一种特殊的“商品”,电影上映和票房是绕不开的重要环节。艺术片的导演不仅要找投资,开始创作,还要参与发行和宣传。有时候歌高没几个人感兴趣,有时候赚了票房却丢了口碑。

片名:《隐入尘烟》总票房过亿 国产艺术片是否在崛起?

与以娱乐为导向、以观众为目标的商业片相比,艺术片在宣传上有其特殊性:一方面,由于成本通常较低,在宣传期缺乏大明星、大场面,难以直接吸引普通观众;第二,由于导演侧重于内心表达和艺术手法的探索,难免会让普通观众因为“太无聊”“看不懂”而望而却步。这些都需要长期的艺术修养,这也是历史更悠久的欧美艺术电影体系更发达的原因。

一般来说,艺术电影对观众的要求更高,这是全世界艺术电影面临的共同问题。多年来,以戛纳、威尼斯、柏林为代表的国际电影节一直在挖掘和推广潜在的艺术佳作。鼓励有才华的电影人,其实是为了保护艺术电影的生存空间,鼓励更多样、更深入的艺术表达,即使是扎根好莱坞的奥斯卡,这几年的颁奖思路也是在扶持独立电影。比如法国有独立的艺术剧院,国家补贴导演创作,保证作品有机会上映;美国独立电影人才成为好莱坞大片的“后备军”;近几年兴起的流媒体平台也给了他们更多的创作和发行机会,表现出商业电影难以表达的艺术追求和人文思考。比如今年的北美爆款电影《瞬息全宇宙》就是由A24公司推出的,该公司专门从事独立电影的制作和发行。脑洞大开的导演的创意和杨紫琼的动作场面引起了话题,使得票房超过了1亿美元。

口碑票房

半个多世纪以来,许多有潜力的导演通过创作艺术电影入围各大电影节和奖项。一鸣惊人之后,很多人转向商业创作,将自己的艺术风格融入电影行业。以张艺谋、陈凯歌为代表的中国第五代导演,以艺术风格鲜明的作品蜚声海内外,如《红高粱》1《黄土地》。他们成名后,凭借高成本的商业作品成为中国电影圈的一面旗帜。而第六代导演贾、娄烨、王小帅等一直坚持艺术电影的创作,多年来积累了“个人品牌”的号召力。现在他们也能获得不错的票房成绩和观众认可,如贾《江湖儿女》国内票房6995万元,王小帅《地久天长》 4552万元,娄烨《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6499万元。

当然,这些导演的艺术风格也不尽相同。相比非专业演员主导、弱化戏剧性情节的农村现实题材和家庭成长题材,具有类型元素的艺术片更具卖点,如《白日焰火》凭借刁亦男获得柏林金熊奖,《南方车站的聚会》入围戛纳,分别获得1亿元和2亿元票房;娄烨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和李玉的《断桥》也是犯罪悬疑艺术片——,比一般的商业片更有“导演追求”,也不像其他艺术片那么枯燥,更容易被媒体和影迷推荐。

除了题材的特点和导演的风格,国产艺术片的话题创作也更容易影响票房。曾担任《断桥》制片人的资深电影人曾为第四代老导演吴的遗作《百鸟朝凤》“求票房”,成为当年电影界的热门话题事件,最终这部关于农村唢呐艺人的作品获得8675万元票房。2017年,纪录片《二十二》《回访慰安妇》意外获得1.7亿元票房;也是在那一年,第六代导演张洋执导的西藏题材作品《冈仁波齐》票房过亿;80后导演毕赣的《地球最后的夜晚》,在2018年底获得了2.82亿元的“票房奇迹”。

虽然这些例子令人鼓舞,但它们仍然缺乏可复制性。比如张洋的另一部西藏题材作品《冈仁波齐》,更具艺术性和戏剧性,但票房只有329万元。《皮绳上的魂》的“出圈”归功于宣传渠道的突破:短视频平台的人气下沉到更广泛的受众,但正是因为《隐入尘烟》在短视频平台上“骗”了很多期待“新春爱情”的情侣,票房不错,口碑却逆袭。

艺术在很多方面都需要帮助。

当然,仅以票房高低来判断一部艺术电影是否“成功”有些片面。很多只有几千万、几百万甚至几十万票房的电影也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和电影史地位。103010的导演李瑞军曾说:“每部电影都有观众,影院需要适当地给他们一些机会,也许会有一个好的结果。”早些时候,香港导演王家卫也表示希望电影院能为艺术电影提供更多安排。

从这个角度来说,无论是张艺谋拍出大片后接棒《地球最后的夜晚》,还是娄烨在《隐入尘烟》中探索戏剧虚构本质,中国新生代电影人的崛起只是时间问题。中国的电影市场足够大。只要业界足够重视,观众足够包容,优秀的艺术电影会越来越多。

版权声明:admin 发表于 2022-09-20 22:17:49。
转载请注明:片名:《隐入尘烟》总票房过亿 国产艺术片是否在崛起? | 美女如云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