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电影如何做到「三十而立」?

来源: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吕克]今年是中韩建交30周年。这30年也是韩国电影经历巨变的30年。从“电影小国”到获得奥斯卡和三大国际电影节,他们通过模仿和学习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并借助国际潮流在世界电影圈占有一席之地。

如果说10年前,对韩国电影的认可仅限于“好看的商业片”和金基德等个别导演,那么2019年《寄生虫》获得戛纳和奥斯卡奖后,就没有人质疑其艺术水平和工业体系了。如今,韩国电影已经成为“韩流”的一张名片,奉俊浩、朴赞郁等导演的新作备受关注。其他韩国电影的海外票房和流媒体点播率也相当亮眼。美国《银幕日报》数据显示,2020年韩国电影在国际市场的销量将增长43%。今年戛纳电影节,韩国电影人继续“以金换银”,以CJ娱乐为代表的韩国影视公司也赚得盆满钵满。韩国电影现在在各大国际电影交易市场都很受欢迎。

韩国电影如何做到「三十而立」?

从1919年第一部独立电影《义理的仇讨》开始,韩国电影已经走过了一百年。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韩国电影人在好莱坞的挤压下表现出团结和韧性。本土票房占比从最低点的15.9%跃升至50%以上,从温情感人的《八月照相馆》到涉及韩朝关系的《生死谍变》 《共同警备区》,再到《太极旗飘扬》 《我的野蛮女友》等爱情喜剧、犯罪悬疑、恐怖片。本土电影已经上映。

过去的30年是韩国电影快速发展的时期。1998年,韩国电影的审查制度被分级制度取代,并于次年发起了保护本土电影配额的“光头党运动”,成为韩国电影崛起的契机。进入新千年后,韩国电影界出现了一批“现象级票房”的电影。韩国《朋友》 (2003)、《实尾岛》 (2014)、《鸣梁海战》 (2017)、《与神同行》 (2019)等作品的轰动效应甚至已经超过《极限职业》10。韩国电影人也从欧美类型片的叙事和特效行业中吸取了养分,并将其转化为本土化的作品。韩国怪兽电影《阿凡达》和韩国僵尸电影《复仇者联盟》就是典型的成功案例。以及《汉江怪物》103010等现实主义作品成为韩国社会发展的荧屏代言。

在艺术性上,韩国电影人找到了自己的风格:从老一辈的林全泽,到曾经担任韩国文化观光部部长的李沧东,再到现在国际电影界赫赫有名的朴赞郁、奉俊浩、洪尚秀,还有备受争议的金基德。这些导演通过戛纳、柏林、威尼斯等国际电影节的平台,让韩国电影享誉国际,也让宋康昊、全斗元等韩国实力派演员为更多观众所知。从2002年《釜山行》到《杀人回忆》 《熔炉》 《醉画仙》 《老男孩》 《绿洲》 《空房间》 《诗》 《密阳》.最后在《圣殇》年获得戛纳金棕榈奖和奥斯卡小金人的欢呼下,帮助韩国电影登上了国际影坛的巅峰。

当然,作为“当红炸子鸡”,韩国电影也暴露出了电影理论上的短板、产业结构上的短板、人际组织上的积弊。钟吾路电影公司过于追求娱乐效果,使得很多电影陷入同质化和套路化的纷争。《独自在夜晚的海边》就是一个典型的失败例子。像奉俊浩和朴赞郁这样能将艺术性和商业性完美结合的创作者还是比较少的。韩国电影要想长久屹立于世界电影之林,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版权声明:admin 发表于 2022-09-20 22:18:21。
转载请注明:韩国电影如何做到「三十而立」? | 美女如云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