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电影业的春天吗?

编辑| Paul Yu Pin

制作人|齐超。com“参见专栏”

每年法定节假日也是电影公司发行新片的重要时期,今年也是如此。截至今年10月,节假日观影人数和票房均创造了历史同期最佳票房成绩。今年国庆档并没有受到疫情的太大冲击,票房表现还不错。

在整个疫情前时代,电影产业的发展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抑制,在疫情总体稳定的情况下,随着局部疫情的爆发而波动。所以“过几天就关门”成了目前电影院最常见的现象。

从电影票房收入来看,2012-2019年,中国电影票房收入持续增长,成功突破600亿大关。2019年,中国票房收入达643亿元,比2018年增长5.4%,整体增速呈下降趋势。2020年中国电影票房收入仅为204亿元,不到2019年票房收入的40%。

从消费端来看,2014-2019年,国内观影人数保持增长,但增速逐渐放缓。2019年全国观影人数17.3亿,与2018年基本持平。2020年,中国观影人数出现断崖式下降,仅为5.5亿,较2019年下降近68.21%。

从电影产量来看,2014年至2018年,我国电影年产量逐年增长。2019年,中国电影产量略有下降,达到1037部。2020年,中国电影产量仅为650部,比2019年下降近37.32%。

在这种形势下,很多电影界人士都表达了对未来的担忧。因为投资电影没有利润,国内一年开拍的电影只有一半能拍出来,三分之一能上映,能拿回投资的少之又少。

以下是一个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

从关闭到打开,我一直在摇摆。

魏伟,30岁,长春人。

从20年除夕开始,薇薇所在的电影院正式关闭,几十名员工集体放假回家。这也是韦唯八年来第一次和家人一起吃饺子。一开始大家都挺开心的。没想到,这个假期持续了半年多。

所以同事每天都很焦虑,担心这个行业的未来。大家从享受假期到开始做微信生意,打零工渡过难关。薇薇也是忧心忡忡。如果电影院延迟开门,你到底要去哪里?确实有转行的想法。但是就在你要转行的时候,有人来通知你,电影院已经开门了。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现在是电影业的春天吗?

直到8月初,终于听到电影院正式复工的消息,魏巍和同事们兴奋地准备大打一场。后来发现即使营业也不是那么容易吸引观众,虽然放映厅已经完全消毒了。一开始,观众并不多。每部电影只有几个观众,有时有二十多人。看到电影院运营不好,大家也很着急,只能坐下来商量急救方案。

比如建立粉丝群,推广衍生品,吸引潜在客户观影。还有就是策划电影季,提供优惠票吸引粉丝抢购。制定了一系列计划只是为了吸引更多的观众来电影院。2020年之前,魏巍一直在做财务工作,几乎不会出现在前厅。疫情爆发后,很多影院员工离职,让负责后方的魏巍不得不上前线。

从8月份复工开始,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魏薇就掌握了测温、销售、检票、巡逻的全部技能。整个电影院没有她做不到的事。所做的工作内容没有太大变化。其实是按计划做的。没有什么新的东西,但是工作量增加了。

如今,虽然我国疫情已经相对稳定,但根据相关要求,要想进入电影院看电影,观众还需要接受扫码、t

最初的目标是提高票房和影院的整体排名,但自从疫情爆发后,可以说不仅是影院,整个行业对票房都不是很有把握,只能说尽快提高影院的上座率。“节假日人流开始明显增多。和过年一样,那几天生意特别好。本来以为国庆档会弥补9月份的损失,就像过年一样,现在真的一般了。”魏巍说。

现在很多电影都不敢看下去了。和大预算电影一样,周围各大影院都一直不敢定档,因为谁也不确定,怕再爆发一次,导致成本收不回来。事实上,开业期间,各大影院都吃了不少亏,复工时各种费用压在影院身上。特别是一些院线和发行商,觉得撑不下去了,就大幅削减开支,最直接的就是裁员。顾客没有来,所以我们无能为力。每个人都在看。

薇薇所在的电影院缺人手,现在一个人给几个人打工,所以待遇提高一点。现在薇薇觉得如果疫情再爆发,她就不着急了。毕竟情况比去年好多了,她也没那么多后顾之忧了。

现在是电影业的春天吗?

其实薇薇大学的专业是汉语言文学。误打误撞,没有成为老师。后来薇薇也想通了,因为无论他在做什么,最后都会发现,他是因为梦想而留下,是因为钱而离开。工作这么久,想法都变了。人的一生不能只因为梦想而行动,或者被金钱所困,而要脚踏实地,过好当下。

戏里戏外都有跌宕起伏。

刘敏怡,59岁,北京人。

刘敏怡是北京人。因为从小喜欢电影,大学时去了中戏,后来毕业出国留学。回国后一直从事影视相关工作。这场流行病对刘敏怡的影响是巨大的。本来刘敏怡喜欢在家看书看电影,但是疫情期间他一直待在家里。相反,那种状态使人感到焦虑,没有工作的刘敏怡感到有些不对劲。

即使复工后,疫情对项目的影响也是多方面的。从团队的组建,到与管理层的沟通,再到实际拍摄,各项工作进展甚微,一切都比以往更加艰难。无常和多变是这个时期的主旋律。刘敏怡和他的团队在准备项目时,每天都在担心是否会赶上新地方的疫情。出门去北京需要做核酸检测。去一个地方,需要给当地的防控部门打电话,询问当地的政策。

现在拍电影要天时地利人和,现在很多事情都失控了。从事电影行业多年的刘敏怡认为,项目有大风浪很正常,但疫情带来的未知感是前所未有的,每天的不确定性也给刘敏怡带来很大压力。

除了压力,这次疫情也让他怀疑自己是否还会继续做这份工作。电影院关门,电影拍摄停止,但大家的生活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与电影行业相关的社交媒体讨论不多,甚至新闻也没有回应。这个行业似乎被社会遗忘了。

工作恢复正常后,刘敏怡的疑虑消失了。他自己和同事都少抱怨,大家都很珍惜这个机会。至于有没有怀疑自己的感情,那只是闲的时候做梦,忙的时候不去想。

电影产业的复兴,除了自身的振兴,更多的是人们精神生活的心理再充实。甚至在未来更长的时间里,每个人的生活仍然会受到疫情的影响。电影作为大众获取文化生活的便捷方式,将呈现快速复苏的大趋势。

现在是电影业的春天吗?

与此同时,刘敏怡也开始瞄准网络影视。目前互联网行业发达。在所有受影响的行业中,互联网相关行业受影响最小。毕竟可以待在室内,避免很多麻烦。刘敏怡还指出,自20年前

毕竟是以前没接触过的领域,很多东西还在摸索中。再说现在国内疫情好转,现在影视产业链也开始运作了。包括出去谈项目,跟疫情前一样。拍摄、后期制作等工作都很正常,但这并不妨碍刘敏怡尝试新的东西。

刘敏怡也用之前写的剧本中的一句话总结了自己这段时间的感受:阴霾总会过去,危险总是伴随着机遇。

标签

从2020年1-12月的票房收入来看,中国电影产业从8月份开始逐渐复苏。截至第三季度末,中国电影的月票房收入已升至2019年同期的近75%。到2020年12月,中国电影票房收入已经恢复到2019年同期92.4%的水平。从这一点来看,电影行业的整体复苏状况良好。

于坚专栏称,虽然疫情导致影院停业近半年,但影院的运营维护和服务开发从未停止。未来电影行业将以“技术升级”为主题,在疫情中维持影院运营。相比城市商业影院,农村公益放映恢复速度更快,放映场次和场次均已超过去年同期水平。

尽管疫情肆虐,但中国电影市场的整体趋势并未改变。影院的需求仍然以“更好的服务标准和更高的运营效率”为目标,更好、更高效、更健康的观影环境仍然是目前最重要的市场需求。

观众的热情和员工的坚持是行业前进的最大动力。在电影院关闭之前,市场上有大量高质量的电影等待上映。只要满足优秀内容的观影需求,提供政策支持,只要符合卫生环保条件,就会有大量优质影片流入市场。

版权声明:admin 发表于 2022-10-05 22:12:15。
转载请注明:现在是电影业的春天吗? | 美女如云
暂无评论...